简介全吃了。

还没想好标题

不得不说,其实是自己和对象的语c皮。
但是太甜了所以忍不住产量吃刀子bu
真好吃
小学生文笔慎入!!!





「Sid,今天晚上来总部,出任务。」屏幕上的简讯渐渐暗了下去。

「哇靠——cool好久没干活了,这次什么事儿?」消息回复已成功。

「今天别穿你那些松松垮垮的衣服了,记得多带几发弹匣,晚上十二点莲花区AK.情报屋。」最后一条简讯。

Sid看到这条信息时举着手机的手指攥得有些泛白,屏幕仿佛随时会碎掉。“情报屋……吗?那么,那家伙也会死咯?”胶在屏幕上的视线好不容易才挪开,慢慢移到了前不久才戴上的戒指上,有些自嘲“What a pity.”
换好方便活动的紧身衣,确认了绑在腿上的弹匣小包“啧…紧的有些难过啊。”Sid拉了拉脖子周围的弹性布料,小声的抱怨。习惯了宽松的衣服,突然换上这种特殊情况才会穿的服装难免会有些不适,Sid再一次确认玄关留的便条,吻了吻挂在那里的十字架便出了门。突然想到什么,退了回来,在座机的留言箱里说了几句什么,匆匆赶去了奴良。
组里的氛围没平日那么活跃,奕空的面色不是很好。Sid刚想嚷嚷几句,被他的手势示意安静,奕空掐灭了烟头“AK你们都知道了…原因是,情报屋和奴良决裂了。真令人沮丧,他们居然选择了酉戊。”他顿了顿咳嗽了几声压低了嗓音。
“而且我们军火交易的事情,被他们掌握了。”
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奴良要么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被军方一锅端,要么就是杀人灭团封口,存活的概率有百分之五十。两种情况相比谁都会选择后者,即使不能存活,即使锒铛入狱,也能解恨。
「好啊……你个邹逸先,够狠。」Sid张张嘴想骂几句什么,只觉得喉咙里一阵干涩。这种模糊不清的关系谁也不会说清楚,至少Sid不会,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就只能干脆咽在肚子里,然后让它慢慢去腐烂变质。看来我们要请多指教了,姓邹的。“妈的,空哥,那就AK情报屋,也没什么难度吗不是!!!”
“好…那,行动开始。”

新洲夜晚的空气中总有一些咸腥的海味,可今晚似乎被浓腥的血给盖了过去。架在楼顶的高压灯不时在楼房间徘徊,似乎想要去窥探阴暗角落里上演的话剧。
“Fuck——!!!!!情报屋的那些人不应该都是些文文弱弱不能打架只会套话磨嘴皮的吗??!这和本大爷设想的不一样!!!老大你说他们为什么也会有guns啊!!Go to the devil!”Sid一边骂骂咧咧朝耳麦里抱怨一边躲过了几发打过来的几发子弹,露出一点身体扣下扳机解决了那冒出的几个人。迸溅的血浆洒在墙上勾勒出妖冶的轮廓,强烈刺眼的光打在那些尸体上又随即闪开,似乎是被辣着了一样。“哈…老大,我这边全部解决完了。”Sid一边扯下地上尸体的衣摆布料给自己做简单包扎一边向奕空汇报。小臂上被子弹刮伤的伤口溢出的血很快就浸湿了布料“嘶…”好在衣服是黑的,看起来并不显眼。
“很好,那么根据凌霄他们那边的消息汇总,情报屋应该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邹逸先和陈曦。”
“我知道,邹逸先和陈曦。”那头传来的电波声和Sid的声音同时响起。Sid慢慢站起身“老大,我先切了,我看见邹逸先了,我来解决。陈曦不在,我估计他应该还在B2区附近,你派人找找。”
“Sid你别冲动——等我们……”通话切断的声音。

「姓邹的……本大爷我要找你好好算算账。」

Sid把子弹上了膛,从拐角的阴影里走出来,就站在那儿那么等着,恶狠狠的盯着那个慢慢走过来的人。
“总算愿意出来了?小家伙。”他身上几乎没什么血迹,脸上笑意甚深。
“你不配这么叫本大爷,姓邹的。而且我有名字。”
“我知道你要嚷嚷什么亲爱的…well即使我们不撕合同,不找酉戊,你们最后也会被逮捕。而南辰远会护着你的奕空老大,我呢肯定会护着…你。”
黑漆漆的枪口抵在邹逸先的喉头“Shut up!本大爷不用你护着,我他妈根本不想听你那些胡扯的糟糕玩意儿,况且现在你这个渣也不配!!我告诉你,你给我省点心,我随时能让你脑袋开花,姓邹的。”
“是吗?唉……”他故作无奈的叹息的叹了口气,Sid突然觉得自己太阳穴上碰上冰凉“我本来不想走这一步的,有点可惜啊,小家伙。你应该注意一下分寸的。”似乎是感到惋惜邹逸先又笑眯眯的啧了两声。
“本大爷有没有分寸不要你管。”Sid想要扣下扳机,可是他的手有些颤抖无力,该死平常不是这样的。
“那你开枪啊。”邹逸先声音里还有些忍不住的笑,挑了挑眉“不会是舍不得吧?”
「是有点舍不得」Sid在心里嘀咕,两个人就这僵持着。
枪声突然划破了寂静。
「不对啊…?枪走火了吗?我没有扣下啊?」Sid觉得枪声震的自己脑子嗡嗡的疼。「不对,!他还活着,但他没有开枪。」Sid望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人发现他正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胸口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肺部仿佛是被压缩了一样,感觉没有办法呼吸,浓稠的血液从胸腔逆流涌进口中,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想抬手擦擦嘴边的血减轻点自己这个狼狈模样,可是。「好累…感觉动不了了」Sid脱力的倒下,邹逸先接住了他。
“醒醒!!小家伙你振作一点!!别睡!!医生…等一下…我马上就叫医生!”他看到他慌慌忙忙的掏出手机,瞥见身后还举着枪的陈曦,他努力眯了眯眼。枪口还有一丝青烟,那个一本正经的助理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
Sid突然笑了,那笑声很古怪,也许是喉咙里有血发不出清晰明了的声音,笑声里有呜咽,有绝望。「好你个邹逸先,你就这么暗算本大爷。都怪老子自己傻。」朦朦胧胧已经提不见他在喊什么了,下意识的攥紧手中的戒指。「算了,也算是死在奴良了吧。下辈子绝对不栽在…这种人手里。」接着就是眼前一片漆黑。


那次AK中,情报屋存活的仅两人。奴良,仅Sid一人离世。
在那之后,邹逸先收到了Sid出门前的留言「喂喂喂!姓邹的,我猜你肯定会收到的,这是本大爷家座机,这次就对不起你了。偷偷告诉你了本大爷想好了,要是和你杠上,我就自己崩了自己。我家钥匙在门前地毯底下,记得帮我去喂个猫啥的谢啦。」时间是行动发生的一天后。邹逸先打开他家门的时候发现十字架上吊着张指示牌「看玄关便条上本大爷帅气的字!!」
便条上就一句话「邹逸先,我发现,我似乎是真的喜欢你。」

评论 ( 7 )
热度 ( 1 )

© 森绝啊 | Powered by LOFTER